遊離在農村與城市之間的新一代農民工

遊離在農村與城市之間的新一代農民工

遊離在農村與城市之間的新一代農民工

progene.com.hk

處於城市邊緣的他們,默默地為這座城市奉獻自己的青春,但這座城市給予他們的除瞭等待還是等待,因為在他們身後,曾經的傢鄉已經再也回不去。初中退學“覺悟早”劉金洲,男,23歲,傢住江蘇省連雲港市灌雲縣法科村,已經在外打工8年的他用“八年抗戰”來形容這些年的經歷。雖然歲數不大,但在他所在的劉祠堂的同齡人中,他屬於最早一批外出打工的人,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覺悟得比較早”。他自從初二主動退學後就外出務工瞭,“不愛學習,在學校裡調皮搗蛋,耽誤自己也影響別人,當時也沒怎麼想就背著傢人不念瞭,被父親知道後還被追著打瞭幾頓。”還不到16歲的他孤身一人就去瞭揚州闖蕩,“也沒什麼目標,就感覺揚州挺漂亮的就去瞭。”剛到揚州的他人生地不熟,很快就被城市的繁華吸引住瞭,遊走於網吧和迪廳之間,身上帶的幾百塊錢不到一個星期就花完瞭。身無分文的他在一傢超市門口看到招聘送貨工的廣告,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這樣開始瞭。但沒過兩個月就因為老板克扣工資就不幹瞭。“當時看中的是超市包吃包住,吃住問題解決瞭,但一個月就五六百錢的工資,根本不夠花的。”隨後在揚州又找瞭幾個工作,但都是匆匆就換瞭。“那個時候心不定,總想一下子找個賺大錢的,但又沒有能力,隻好不停地換工作。”工資較高風險大經過一年多的打拼後,他還是沒有找到能讓自己穩定下來的工作,無奈之下投靠瞭在揚州船廠工作的父親。作為那裡的老資格,他父親沒費多大功夫就安排他進船廠瞭。從那以後,他就一直在船廠工作到現在。船廠的工作相比起其他來工資要高很多,一般的都是兩千以上,但風險也很高。“在船廠幾乎每天都有人出事故,一點傷不受是不可能的,輕的骨折、斷胳臂斷腿,直接死的也有。”說著他側過臉讓記者看他的鼻梁,中間部分有明顯斷裂拼接的痕跡,他解釋說這是09年春節前在工地上被倒下的桅桿砸到時受的傷,當時他發現桅桿底下不穩,就提醒附近的人註意,但他沒有料到就在幾秒鐘的時間裡,幾十米高的桅桿就倒瞭下來,剛要跑開的他一個踉蹌就跪倒在地,被桅桿砸個正著。整張臉都杵在地上,鼻梁當場就斷裂瞭,後背也被嚴重擦破。等到救護車到來的時候他已經失去瞭知覺,還好醫治得及時,現在除瞭鼻梁上的痕跡外其他已基本恢復瞭。“我清醒後才知道就在我身後,一個工人被當場壓死瞭,地上都被砸出一個人的坑來。”當問及是什麼原因讓他願意接受如此高風險的工作時,他坦言完全是為瞭錢。“雖然經常出事,但隻要你有經驗再小心一點的話就沒事,我父親在那裡十幾年瞭也就受點輕傷。”據他自己瞭解,在村裡的同齡人中,他現在一個月三千多的工資基本算是最高的。“很多人一個月就一千多,幾百的也有,除瞭吃點喝點就不剩幾個錢瞭,一輩子也蓋不瞭房子。”談到房子,他算是比較幸運的,在過去的十幾年間,他父親一直在船廠工作,為他攢足瞭蓋房子的錢,09年春節的時候基本落成。就在他房子落成後不久,他就和在揚州打工認識的女孩結婚瞭,現在孩子都快2歲瞭(結婚時女方已懷孕)。在全村人看來,劉金洲算是村裡混得比較好的。他自己也坦言雖然經歷過很多非常絕望的時刻,但對目前的生活狀態基本是滿意的。跟風打工境遇差比起劉金洲這位早先外出謀生的人來說,後來跟風外出務工的人就顯然沒那麼幸運。曾經跟劉金洲同班的劉健就住在劉金洲傢的後面,他比劉金洲小一歲。跟他一起玩的人都叫他“大悲”,在他們看來,他的確遇到瞭很多悲劇的事。跟劉金洲一樣,他也選擇瞭去揚州,第一份工作也是超市送貨工,中途也換瞭好幾份工作,但不同的是幾年過去瞭,他輾轉到瞭蘇州,現在仍然沒有安定下來。“大金洲(他們這樣稱呼劉金洲)的工作雖然掙錢多,但太玩命瞭,我不敢去。”雖然面對危險的工作比較膽小,但他也幹出瞭一件現在都讓他覺得很自豪的事。“有一次在車間裡的時候,主任當著所有人的面把我罵瞭一頓,我實在氣不過,就趁著下班的時候堵在主任回去的路上把他揍瞭一頓。”講述這件事時他很興奮,並且說那個主任該揍。出瞭一口氣的後果就是他連工資都沒領就直接跑瞭。劉健的朋友劉威向我們透露瞭一件事,有一次劉健在下班後騎摩托車的時候不小心撞到瞭一個騎車的人,因為怕承擔責任,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加快油門溜掉,結果那個騎車的爬起來後窮追不舍,他連續闖瞭兩個紅綠燈才徹底甩掉他。因為這事回去還害怕瞭很多天,連摩托車也不敢騎,害怕被人認出來。城市農村邊緣化——看不見的城市“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就是‘很傻很天真’,”劉海亭這樣形容當初對城市的幻想,“以為到瞭城市裡隻要自己敢拼敢闖就能混個人模人樣,結果幾年過去瞭,在城裡呆不下去,也沒臉回到傢裡瞭。”這段話或許道出瞭很多新生代農民工的心聲。跟很多年輕打工者一樣,劉海亭高中畢業後就去瞭揚州,他沒有透露自己在那邊是做什麼的,他的朋友劉健也隻知道他以前給人拉過貨,對他現在的情況也不太清楚。“揚州話很難懂,說起來呱呱的。本地人都看不起不說揚州話的人。”劉海亭的普通話很別扭,有濃重的方言,他覺得當地人會因為他的口音嘲笑他。對於揚州的方言劉金洲深有體會,“比鳥語還難懂,我一開始去的時候經常因為聽不懂老板說什麼被罵,到現在還有很多聽不懂。”語言僅僅是第一個關口,擋在他們與當地人之間的隔閡遠遠超過瞭他們的想象。“本來以為到瞭大城市眼界會開闊點,結果來瞭兩三年,到現在隻認識跟我一起工作的幾個人,經常加班,根本沒有時間出去逛,整天打交道的就是幾個外地工友。”他也確實有過幾次遊玩的經歷,但他覺得“玩得很不爽”,“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多想,就感覺別人看我眼光不一樣,到那裡都覺得有人盯著我,那種眼神讓我很不舒服。”在外拼搏多年的劉金洲對此早就習以為常瞭,“不管你怎麼打扮,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你是農村人,對你的態度就變瞭,有時候隻有你自己能察覺到。”即使是八年過去瞭,他在揚州的生活娛樂圈子也隻還局限於船廠的幾個鐵哥們,“上班就封閉在廠裡,下班不是叫幾個人一起玩就是回去睡覺,跟當地人基本沒有什麼聯系,就算到小賣部買煙也隻是用手指下而已。”在平時跟當地人沒有交集,即使在緊急情況下,他們也不會選擇求救當地人。“廠裡經常發生打架鬥毆的事情,都是外地人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內部解決,報警的話會敗壞外地人聲譽。如果有當地人的話更不能報警瞭,警察肯定會偏向當地人。以前廠裡就有這樣的事情。”劉金洲曾經目睹和親身經歷瞭好幾次打架事件,在最嚴重的情況下也沒有報警。這批農民的後裔已經不像他們父輩那樣單純以掙錢為目的,他們面對身份歧視的容忍度也越來越低。中國社科院研究員王春光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新生代農民工以“出來掙錢”為主要目的的隻占18.2%,而他們打工的主要動因在於羨慕城市生活、出來鍛煉自己。據統計,中國目前有1.5億外出農民工,其中二代農民工大約1億人,約占農民工總數的60%。雖然城市化迅速發展,但要消化如此龐大數量的二代農民工確實是對城市的考驗。與此同時,在這個大背景下二代農民工的失意在所難免。劉露在蘇州的服裝廠裡包裝衣服,她們生產的衣服都是動輒幾百幾千的名牌服裝,每一件都是她們親手包裝的,但是出瞭廠以後就再也見不到瞭,因為一件衣服就相當於她們一個月的工資瞭。“很想試一下自己廠裡的衣服,但我連它們被送到哪裡都不知道。”城市農村邊緣化——回不去的農村處於城市邊緣的他們,默默地為這座城市奉獻自己的青春,但這座城市給予他們的除瞭等待還是等待,因為在他們身後,曾經的傢鄉已經再也回不去。盡管外面漂泊的生活讓劉健滿腹牢騷,但他表示即使這樣,他也不願意回到農村。“你看看現在留在農村的都是什麼人?都是老年人,要不就是小孩子,跟我同齡的基本都出去瞭,我要留下來的話連說上話的人都沒有。”當年跟他一起上小學的同學除瞭一兩個繼續上大學外,其餘的都外出打工瞭。他們這些年輕的打工者雖然不在一個城市,但回來後都不約而同地聚在一起打臺球、上網、唱歌。在他們看來,隻有跟這個圈子裡的人才有共同話題,而其他人都是不瞭解他們的。穿著光鮮亮麗的他們在一起討論的都是各種現代化產品,對就在離傢不遠的莊稼地已經非常陌生瞭。在他們看來,很難想象自己現在跟父輩一樣回到田地裡重拾鋤頭。面對全村整齊劃一的田地,劉威甚至都不知道哪一塊是他傢的。劉金洲的父親在外打工多年,他自己對於多年沒有從事的田間勞作也已經有點陌生瞭,“我們從小都是沒辦法才幹農活的,現在的傢長哪裡舍得讓孩子下田呢?孩子連韭菜跟稻子都分不清,讓他們靠種地生活是不可能的,那肯定餓死瞭,還不如出去打工。”常年接受城市文化熏陶的他們已經慢慢地與這片土地、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產生瞭厚重的隔膜,穿著時尚前衛、花錢大手大腳的他們已然成瞭村裡人眼中的“另類”,而村裡人將終身束縛在土地上在他們看來也是十足的“思想落後”。除瞭不會幹農活這一實際的限制外,他們也覺得在外打拼那麼長時間最後再回到農村“面子上過不去”。“農村跟城市不一樣,這裡每個人都認識,不像城裡人關上門誰都不認識。認識瞭就會互相比較,看誰混的好,混的好的人人豎大拇指,混的差的就在背後指指點點。你在外面打工十幾年,最後還是回來種地,就算人傢什麼都不說,你自己臉上也掛不住。”劉健十分在乎周圍人的看法,這讓他很痛苦,他曾經想過跑到一個陌生的城市,但最後還要面對別人的指摘。

Tags:
天賦基因,
體重管理,
營養管理,
寨卡,
Zika,
Talent gene,
Progene,
Lab Test,
DNA Test,
Paternity test,
DNA Diagnostic,
DNA Lab,
DNA detection,
DNA pathogen,
Molecular Diagnostic,
Cancer Screening,
Influenza A,
Influenza B,
H1N1,
HBV,
HCV,
HPV,
HIV,
Treponema pallidum,
EBV,
CT,
NG,
CT/NG,
準誠,
基因測試,
親子鑒定,
基因診斷,
血緣關係,
分子生物學,
分子診斷,
分子測試,
遺傳性癌症,
DNA驗證,
親子關係,
甲型流感,
乙型流感,
豬流感,
癌症檢查,
乳癌基因,
卵巢癌基因,
乙型肝炎,
丙型肝炎,
梅毒,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